無標題文檔

重游上海碰到的趣事

没有工作的烦扰 ,所以去了趟上海游玩,显得特别的尽兴。上海城对于我来说并不陌生,但与其上次邂逅,已是几年前的事情了。

看图说话,漫步上海街头,广告牌自然必不可免,下面的两广告牌,让人感觉颇有玩味。

https://friable.rocks/_/2009_11_05/19730523be15.jpg

「淘宝城」,这件事情 阿里巴巴 已经在业内传得沸沸扬扬,wiLdGoose 兄还专门为此写了 篇 Blog 。精明的上海人也自然不会放过这一商机(不管是否是巧合),「淘宝城」已经事先在上海建立起来了。

https://friable.rocks/_/2009_11_05/59677523be19.jpg

「恒源祥」这个牌子的广告最近也 议论纷纷 。我个人虽没有看电视的习惯,但对如此没有「技术含量」的广告冲击视听,不免油生几分的厌恶。本人看来,需要修善的,不仅仅是其招牌本身那么简单。

https://friable.rocks/_/2009_11_05/30450523be8a.jpg

https://friable.rocks/_/2009_11_05/90077523becc.jpg

地铁是一个城市现代化的象征,而如此频繁的出错(分别是在陆家嘴与人民广场)让我顿失几分安全感。我非好事之人, 且看这里 更详细的 BSOD 信息,让读者继续玩味一下。

https://friable.rocks/_/2009_11_05/27085523beb8.jpg

华灯初放,夜幕中的上海外滩自然分外的妖娆。在本人甚为陶醉之际,一搭载巨大屏幕的游船缓缓开来,甚是刺眼。其内容多半为广告与口号,让人感觉身处此处非常的和×谐。

https://friable.rocks/_/2009_11_05/27273523bda5.jpg

另,和×谐×盛×世免费赠送 闹×运会 福娃真人版几只,拍摄于陆家嘴。

…… 非常和×谐的分割线 ……

https://friable.rocks/_/2008_04_18/1208501592.jpg

刚得知上次本人说的 《PPK On Javascript》中文版将要出版了。如果说《Javascript DOM 编程艺术》是入门的好书、《Javascript 高级编程》是深入细节的经典书籍的话,那么这本《PPK on Javascript》就可以将原有所获得的 Javascript 知识厚积薄发、串联起来。

我一直担心国内的翻译质量,以至于即便有中文的翻译版面世,有时候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去啃原版书籍。看了此书的前两个章节(连接有样章下载),我完全打消了这个顾虑。此书一发行,我肯定会抱着被子半夜去书店等着。

最后,突然发现此书的翻译风格与《Ajax 实战》类似,不知道是否是巧合。翻译此经典书籍并还原原作本身的汁味,这远比自身写作要困难得多,在这里感谢译者们的辛苦劳动。

心目中的完美键盘,Cherry

说到键盘,很多朋友都可能会想起微软、罗技这样的品牌,他们的顶级产品通常也只需要几十美金(约合几百人民币)。但是如果我告诉你一款键盘能卖到人民币一千多以上,你保证会认为我疯了。

https://friable.rocks/_/2008_02_18/1203264082.jpg

是的,是有这样的键盘在卖,而且销量相当的好。这个键盘的品牌就是 Cherry 。Cherry 这个品牌我也是偶尔使用了它的产品以后才得知,说实话我至今都无法忘记此键盘的手感。至于具体的介绍,我还是摘抄一段如下。

「Cherry」全名为「Cherry GMBH」,1965 年成立于德国。主要从事各种输入周
边及开关(Switch)的生产。CHERRY在欧洲和北美洲的知名度相当高(相当于这
里的微软、罗技),相反在亚洲就几乎没有什么人知道。其实这跟 Cherry 的定
位有关系,它的客户一般只针对那些大型的公司、研究所、以及科教文卫单位等,
DIY 市场方面的推广则极其匮乏。

有可能你至今都无法相信什么样的键盘会卖这么贵,其实原因很简单,主要是 Cherry 不计成本的用料。

元老级的玩家都知道在「上古」时期的键盘价格都是非常贵的(现在 SUN 的服务器还是保持了这一传统)。此原因有很多种,其中之一就是机械键盘高昂的用料成本和繁杂的工艺流程。这一现象直到目前的薄膜键盘问世才得以解决。

https://friable.rocks/_/2008_02_18/1203264545.jpg

Cherry 是一家非常「顽固」的公司,以至于它至今还是保持了机械键盘的制造传统,这是因为对于手感和使用寿命的不懈追求。比如上图,就是针对不同色轴的测试,分别为棕轴、黑轴和蓝(白)轴(轴是机械键盘主要的机械装置,它很大程度决定了击键的手感和使用寿命)。

https://friable.rocks/_/2008_02_18/1203264116.jpg

典型的 Cherry 键盘除了延续几十年的机械键盘制造工艺以外,还是有两个非常明显的特征。首先就是从来不会使用「廉价」的 ABS 塑料,取而代之的是采用高耐磨度和耐热度的 PBT 塑料。另外一个特点就是键帽使用双色塑料压模成型(二色成形),这意味着键字永远不会被磨损。

Cherry 如此不计成本的用料加上高超的制造工艺,让它的每一块键盘都是经受得起上千万次的敲打。在每个使用者心目中,Cherry 的键盘是唯一能使用二十年的计算机硬件设备(这是国产品牌难以想象的)。

https://friable.rocks/_/2008_02_18/1203264142.jpg

想知道德国佬对于自己的产品有多么的自信? 看看这里 ,他们甚至用辆汽车压 Cherry 键盘(内容为德文)。

https://friable.rocks/_/2008_02_18/1203264172.jpg

对于程序员来说,好的键盘就犹如厨子有把好刀一样,本人就一直梦想能有一块 Cherry 的键盘(不排除游戏使用)。

大家可能会很奇怪,我为什么会突然推销起键盘来。今天独自一人在公司 加班 ,结果在办公桌上抽烟,烟头把伴随我多年的「小白」给烫了( wiLdGoose 兄 请见谅)。

琐事一堆,懒得理

过年以后就似乎注定着事情会特别得多。

与老母在电话中得知, 说可能今年要租房子住了 。对此我很是匪夷所思,明明是有我们自己的房子的,为什么要搬出去住?老母无奈的说了一句,政×府说我们的新房子还没有安置好,但是先要让我们搬出来住。

https://friable.rocks/_/2009_11_05/05299516342a.jpg

我但愿她老人家再次神经过敏(这里没有咒她老人家的意思),否则 我的那些家当 就完全有可能没有了。对于此,我相信包括我家在内的所有要搬迁户都会有个合理的说法(2008 年的确是重要的一年)。但是,我不想有任何媒体的介入,否则我晚上睡觉都可能会梦见,母亲拿着枚钥匙,在镜头面前含着泪直夸「××好,××是我们的大救星。」

不过,是的,这的确是个噩梦。

``

这年头买个感冒药都比买春×药要难。屋漏偏逢连夜雨,这几天 小妮子 偶感风寒,害得我晚上十点多都得跑出去买药(的确有点晚了)。可怜就近的药店都关门了,突然想起附近有家医院(就不点名了),遂犹如找到绿洲般奔向那里。

「您好,你这里有感冒药买吗?」
「没有!」(请注意这个感叹号)
「您这里不是医院吗,怎么会没有药买呢?」
「我们不卖药,生病挂急诊。」

这个时候我发现我是天底下最幸运的人,幸亏妮子患的是感冒!对此,我不想多言,别人说的我都有理由不相信,而这次的的确确是真正经历过了。

最可笑的是,深夜灯火阑珊,我失意得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看见张硕大的广告牌,粉红色的霓虹灯勾绘出一个字:「药」。但我的兴奋的之情在三秒钟瞬间被蒸发,那是家卖 保健品 的。

``

在月底前离开我从实习至今的公司,心情很复杂,对于未来的期待同时也有些许的酸楚。离开公司的原因有很多,期间我在 Blog 上或多或少的提到过。

在离开之前我答应 Badbuild 启动新的项目,说实话我至今还是在犹豫中,我是非常希望能有个开头,同时也能有个结尾。但不管怎么样,不管结果如何,我希望能在最后那么短的时间内帮上团队的忙。

对于此的最终结果是什么,说实话我自己也不讲清楚。但是我突然意识到,其实真正 优秀的团队 最需要的不是拥有多么高超的技术,而是活跃的思维和创新的意识。

``

最后,我不知道在 Blog 上聊这些东西合不合适,但毕竟只有在宣泄了以后才会觉得舒服,压抑了太久恐怕会出现问题。不管怎么样,对于未来,就犹如我 前面所言 ,还是充满了信心的。

这些都是些琐事,懒得理、不用理,自己尽心尽力(说着耳熟)、问心无愧,就可以了。

2008,重装上阵!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这个年了,今天可以说是 2008 年的第一天上班(听着有点讲流水账的味道)。不知道怎么搞的,上班第一天事情比想象中的要少,所以我也无聊写起了 Blog 来。

过年似乎一直都在写一些 无聊的琐事 ,不过似乎大家都很喜欢看我这样的废话。不知不觉, 我的 RSS 订阅数已经超过两百了。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因为这似乎意味着需要更严谨得写东西了。但是不管怎么样, 自己的地盘自己做主 ,写 Blog 本身就是一件很随意的事情。

https://friable.rocks/_/2009_11_05/3912651634b8.jpg

为了纪念我死去的 shuffle,又重新购回 iPod nano 一只,容量不大,只有 1G 而已。说实话我对于 iTunes 的庞大身躯颇有微词,加上 nano 默认配置竟然没有充电器(只有数据线可以充电), 真是对苹果是又爱又恨

用了那么久的电脑,回过头来还是感觉有点唏嘘。遥想当年我的 128MB 的 MP3 按照现在的价格可以买两个 128G 的硬盘了(如果有的话)。不过 我珍藏的那些古董 ,会不会变得非常的有价值呢,比如当年谁会知道某个马槽竟会是司母戊鼎呢。对此,我甚至萌发了收藏全系列 CPU 的冲动。

那么,2008 年能干些什么呢?除了一如既往的 coding 以外,我还想得到属于我自己的苹果笔记本(我不是苹果 fans),原因无他,只是因为已经受够了卡巴和安全卫士月×经式的病毒警报,况且其字体看起来非常的舒服(这也是我为什么在 Windows 下用 Safari 上 Google Reader 原因)。当然,还有个非常实际的期望,就是能给家里减少一份负担。母亲大人的养育之恩是该回报的时候了(别看养生堂的广告了)。

曾经有人问我怎样才算是成功,我当时也是含糊其辞。不过回过头来细想,其实成功仅是一种感觉,每个人都可以拥有。而对于我来说,快乐和满足就是我最大的成功。

我的 2008,重装上阵!

我拿什么去援助你们

新浪上的一篇文章 让我看了心酸。在北京 - 祖×国的中心,竟然会有如此大的反差。我也惊讶于那些国际友人,也竟然能在享受美食的同时,会对这样情况视而不见 -- 也许他们对于此已经见怪不怪了。

这让我不得不想起了几百年前某人的话「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即便是我错解了,作为一名具有独立判断能力的公民来说,目前看到这样的景象,我也只能作这样理解。

http://bbs.cn.yimg.com/user_img/200703/31/zyl_0810_1175273571145989.jpg

我不会去追究(也没有权利去揣摩)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这样的情况。但不可否认的是,我们的目前的环境还是需要改善的,至少是不和×谐的。按照官方的名词 - 「弱势群体」,它们是客观存在的,这是谁都不能回避的。

怜悯之心人皆有之,目前的状况却让人感到一丝的唏嘘。在每个城市繁荣的街道上,碰到路边的弱势群体,我们都会考虑下是否应当给与些援助。人都会这样,狼的故事听多了看多了,就会怀疑其真实性。其实,我不否认我也会有这样的想法。

听过一句话,就是「于乞食者财,于乞财者食之」,意思就是说给与弱势群体他们最需要的。其实在我们社会中,也有这样的慈善机构的。我是赞成设立这样的机构的,但我认为出发点应该至少与行动是一致的。而目前的状况,政×府也感到些许的为难。 一五一十上面的一篇文章 中的描述,让我堪忧。

流浪人所说的「虐待」显然是多虑了,目前尚未闻有虐待的事情发生。
但是换个思路来看「厉声训斥」和明显的嫌弃、歧视却是很普遍的,
关于这点在政×府职能部门中已成痼疾。中国的慈善机构是政府设置的
多,其中从业人员视其救助工作首先为一饭碗,其它则次其之。因此
很难说有发自肺腑的慈善之心和对被救助者怀有感情。而自由世界的
慈善事业则往往由宗教机构、红十字会独立担当,在他们眼底,慈善
是一种严肃教义,是人文哲学,是一种信仰的具体实现。施爱者首先
是把自身摆放在与危困者同等之位置,同是受苦受难者,你不过代为
上帝劳作而施放救济,后而为人间天使。

所以,在给与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之前,我们需要做的事情还是有很多。首先,就是赠与者应该建立正确的观点。弱势群体是最需要帮助的群体,每个人都会有无助的时候,没有必要使用歧视态度去对待他们。再次,应该杜绝和打击那些利用怜悯之心获利的投机群体,他们甚至已经将其作为自己的职业了,他们是一颗毒瘤。

本人一直相信,国人普遍是善良而且淳朴的,但正是因为这种民风,才会引起一旦自己或者自己身边的人受过伤害,就会避免再次的受到同样的伤害。我不期待在很短的时间内能够解决这一问题,但期间政×府应该需要做更多的事情。还是那句话, 多做些实事,少喊些口号

而现在,每当我看见那些需要援助的群体时,我总是会先考虑下,我到底应该拿什么去援助你们。

我的照片

嗨!我叫「明城」,八零后、码农、宁波佬,现居杭州。除了这里,同时也欢迎您关注我的 GitHubTwitterInstagram 等。

这个 Blog 原先的名字叫 Gracecode.com 、现在叫 「無標題文檔」 。 要知道作为码农取名是件很难的事情,所以不想在取名这事情上太费心思。

作为八零后,自认为还仅存点点可能不怎么被理解的幽默感,以及对平淡生活的追求和向往。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声明本站所输出的内容以及观点仅代表个人,不代表自己所服务公司或组织的任何立场。

如果您想联系我,可以发我邮件 `echo bWluZ2NoZW5nQG91dGxvb2suY29tCg== | base64 -d`

分类

搜索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