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標題文檔

阿里的味道

http://farm5.static.flickr.com/4037/4647585758_62c3640a37.jpg

故事

背着背包,从走出公司的那一刻,思绪还是无法的平静。已经从阿里离职了,但自己从潜意识中还在问我自己,「我真的离开了吗?以后我的脚步该走向哪里」。

回忆从那年的面试,有人问我,「您为什么来淘宝?」。那时的我很桀骜的回答,「因为离我住的地方近」。那时的我觉得,那些「语出惊人」的回答能搏得众人的眼球,显得自己很与众不同。

进入阿里,那种自我的感觉逐渐的被消灭,是因为周围的同事们用他们的行动无声地教会了我什么是团队。

回到家打开背包,整理我平时的物品,逐张的翻阅战友们给我写的明信片。那些煽情的字眼本人自诩为已经免疫,但看见每个人笔尖留下的字迹,已然深处的那跟神经已经被触动。

双手拿着的那些已经不是单单薄薄的几张纸,那是情。

看·想

记得阿里对自己公司的介绍,「阿里巴巴是家理想主义驱动的公司」。记得有朋友开玩笑的说到,只要在阿里混过的员工,我不面试直接就可以让他进来我公司,因为他们不知道什么是上班、什么是下班、什么是加班。

是的,「人没有理想和咸鱼没区别」,在公司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理想而在拼命的工作。

然而在我看来,阿里仍然有很多的问题。去年的九月刚过完它的十周年生日,如果将公司比喻为个人的话,那么他已经是名小学生,而这名学生需要学习的地方仍然有很多。

我担心由于人员的增长,那份原本属于学生的童真和幼稚将不复存在。公司的价值观如果被稀释,那么剩下的仅仅是具没有灵魂的躯壳。

同时,阿里仍在不断地做着加法而忘记了沉淀。从技术角度上说,底层的基础没有打好,那么楼越高越是显得危险。

悟道

躺在沙发上细细品读《阿里味》,也只有这个时候才有时间仔细得阅读其中的文字。

那些字里行或许煽情、或许木讷的文字已然都被同时印在这本小小的册子上。品读书中的每一个故事,犹如那也是我真实的经历 -- 在同个办公地点,呼吸着同样的空气,那些可爱的人,其实就在你身边埋头敲着代码。

阿里的味道,犹如那瓶瓶罐罐的调味料,酸甜苦辣咸五味具呈。比如那些贵重物品忘记带,第二天被保安「贴纸条」的那份感动、项目延期、被无休止的 Bug 折腾得那些怨念和惆怅、项目顺利发布的那些许的自豪和成就感…

此时此刻这些在平时平常得无法再平常,细微得无法再细微的事情,都在被无形得放大,犹如幻灯片一样,在脑海中不断地被轮播。 而我知道,不管怎么样,不论我以后的脚步在哪里。我对我在阿里付出一千多天的青春,不会感到任何的惋惜和后悔。

因为,我已经是名阿里人。

-- EOF --

生活、读书、新知

记得中学的时候从书店的角落中不经意翻到本「野史」,自此就对教科书外介绍的另一面历史感到情有独钟。书的名字自然已经不得不_被_遗忘,但书的出版社却已经记得清清楚楚。

由此,喜欢上「野史」的同时,也爱屋及乌得喜欢上这家名叫 三联书店 的图书。同时,它的「生活、读书、新知」这三个词语,也深深得烙进了我的灵魂中。

读书能获得新知,从而充实自己的生活,但现世的浮躁,已经很难让人静下心来慢慢得咀嚼完一本好书。想起在某本书中碰到的段话:

「我们生活在信息爆炸的社会,我们所遇到的问题不
是信息汲取的困难,而大脑无法辨认真正我们想要的
信息。

我们习惯每天上网拿着鼠标面对冰冷的显示器查找我
们所需要的信息,却忽略了我们身边随时可以‘请教’
的老师。」

每天面对 Google Reader 的信息爆炸,甚至是 1000+ 的未读信息,是不是有强迫自己继续读下去生怕自己会遗漏某些重要的信息?

相信我,如果真的有那么多信息,你也不可能全部消化,更不用说找到有用处的信息。那么,你还不如直接 Shift + A 让这些「多余」的信息直接在面前消失,然后去做更加有意义的事情。

是的,我承认曾经我也碰到了这样两难的境地,甚至我怀疑我有强迫症的倾向。

http://pic.yupoo.com/feelinglucky/5260790a5175/medium.jpg

via

A:在我的新闻阅读器中,大概有 300 个种子。
B:什么是新闻阅读器?
A:你不知道 RSS、ATOM 这些玩意?
A:你到现在还不会直接访问他们的站点每个挨个去阅读吧?
B:当然不会,我会把它们打印出来然后吃饭的时候慢慢阅读。
A:好吧,这是你的信仰。

其实上面的可能不仅仅是个笑话。所以,如果你明白能下面的些道理,那么我相信你了解自己需要些什么

  1. 看过的信息不代表就是你的,好记性不如烂笔头
  2. 时间和精力都是有限的,但它们都是资源
  3. 永远不要强迫自己做什么,如果真的需要如此,那么至少努力让自己不会厌恶它
  4. 如果觉得自己没时间,那么尝试在厕所扔本书,即便是杂志也好
  5. 睡觉前半小时不要碰任何电子设备

还是那句话,大道理其实谁都明白,做与不做是另外回事情。

说到书店,顺便说下杭州的书店。其实让人担忧的是, 杭州的书店在逐渐得减少

现在的人们,不是在咖啡吧谈论生意、就是在酒吧讨论风月,因此让人对这些场所已颇感「敬畏从而远之」。而那些「纯粹」的书店 -- 这对于宅男们仅存的宿营地,也正在不断被商业社会淹没。

-- EOF --

「我们搬家喽」

公司人员增长速度很快,位置也越来越少,因此我们搬到了新的办公地点。我的运气不错,搬到了靠窗的位置,除了 下午吃饭时间从二楼食堂飘过来味道让人难以忍受以外,其他都感觉非常的满意。

在搬家前还是得合照纪念下。别看错了,下面的合照不是 整个 UED 人员 ,仅仅是部分 UED 前端成员。 现在如果要记录他们每人的 Blog ,得累死我了 :^)

想认识我们, 就到这里看下标注版吧

https://friable.rocks/_/2009_11_05/9474383bd9a5.jpg

https://friable.rocks/_/2009_11_05/8968883bd9bd.jpg

对比下当年 在北京举行 D2 的时候 拍的合照(很明显,我该减肥了):

https://friable.rocks/_/2009_11_05/77789578dd03.jpg

时间过得真快,两年多的时间前端从当时的五六号人,发展到了现在的二十多号人。这也 从个侧面说明公司正处于极速发展中。

顺便插播下广告:对淘宝 UED 前端职位感兴趣的同学, 可以来我们这里尝试下 ,说不定下张照片中就有你的身影。

-- EOF --

家乡的孔明灯

国庆并没无外出,只是呆在老家。虽然在这土生土长,但在外很多年的我,现在看来似乎更像是位睡客。吃完晚饭,穿着拖鞋短裤即可上街散步,逛着熟悉的店铺、听着熟悉的乡音,也倒是显得格外的惬意。

https://friable.rocks/_/2009_11_05/9918883019a6.jpg

不经意抬头望了下天,有几只红艳艳的孔明灯飘过。县城不大,于是就着往孔明灯飘过来的方向走去。稍顷,就发现了源头,孩子们围绕着买孔明灯的小贩,在欢笑声中又个孔明灯升上了天。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里开始流行放孔明灯。其实孔明灯的制作也简单,几根竹签糊上纸,然后下面安放半截的蜡烛,点上加热后就可以放飞。孔明灯可以飞很远,红色灯升空后随风远去,地面上的孩子们慢慢得看它飘远、消失。

这个情景使我想起来童年过年的时候。县城的风俗是正月过十四,点花灯、放炮仗那天会很热闹。最开心的也是孩子们,除了压岁钱以外,这时候家长们会给孩子们扎毛兔灯。

通体白色的毛兔灯,加上它眼睛上的两点红色,甚是可爱。在毛兔灯上再牵出根绳子,孩子就拖着灯满街的欢跑。每家每户的手艺不同,所以毛兔灯的样式也各不一样。有时候孩子们的争吵就是比谁家的灯漂亮,天真的话语往往会引得在旁大人的哄笑。

https://friable.rocks/_/2009_11_05/38584830197c.jpg

在旁卖孔明灯的小贩正在劝说家长多买几个孔明灯,否则「看着天上孤零零的一盏多寂寞」,这个时家长多半不会拒绝。于是可以再等一会,就能看见又一批孔明灯从头顶上飘过,耳畔同时也再次响起孩子们欢畅的笑声。

孔明灯,这曾几何时作为战争通信用的工具,现在已转变成了承载希望和寄托的信物。虽然现在的生活节奏日益的变快,但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不会变。或许现在那些面对孔明灯欢笑的孩子们,在将来这也会变成他们童年美好的回忆。

入手松下 fz28

观察了好久,终于下决心出手了,本来想买款单反相机,但发现其实长焦相机更适合我。

https://friable.rocks/_/2009_11_05/029497c936dd.jpg

冒着杭州将近 40 多度的高温,到文三路将 取了回来,卖家很抠不送 UV 镜头和三脚架,所以这些就另外配了,总价 2500 上下,这也符合我的预算。

相机的属性还不是很熟悉,放几张样片让大家评论下吧

https://friable.rocks/_/2009_11_05/247707c8e352.jpg

https://friable.rocks/_/2009_11_05/650737c8e34b.jpg

https://friable.rocks/_/2009_11_05/034237c8e346.jpg

https://friable.rocks/_/2009_11_05/730087c8e33e.jpg

https://friable.rocks/_/2009_11_05/197657c8e334.jpg

https://friable.rocks/_/2009_11_05/562437c8a70a.jpg

https://friable.rocks/_/2009_11_05/809297c892e9.jpg

https://friable.rocks/_/2009_11_05/353787c88793.jpg

不管怎么样,现在至少外出有个偷拍利器了,啥时候可以约上 ppeng 等人去西湖扫街了。

我的照片

嗨!我叫「明城」,八零后、码农、宁波佬,现居杭州。除了这里,同时也欢迎您关注我的 GitHubTwitterInstagram 等。

这个 Blog 原先的名字叫 Gracecode.com 、现在叫 「無標題文檔」 。 其实无所谓叫什么名字,作为码农知道取名是件很难的事情。最后想到的这个名字,其实都没啥特别的含义,系统默认的文件名而已。

作为八零后,自认为还仅存点傲娇式的幽默感,以及对平淡生活的追求和向往。 为了免得对号入座和不必要的麻烦,声明本站点所持观点仅代表个人意见,不代表自己所服务公司的立场。

如果您想联系我,可以发我邮件 `echo bWluZ2NoZW5nQGdyYWNlY29kZS5jb20K | base64 -d`

文章

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