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標題文檔

更换倒车摄像头小记

可能是由于夏天雨季雨水多的缘故,原车的倒车影像开始非常的模糊,然后有天就突然的不工作了。本着省钱的心理作怪,决定先自己拆开看看到底是什么问题。

拆开摄像头很简单,原先就是使用卡扣卡上去的,稍微将卡扣掰下摄像头就能扯出来了。然而,看见原车摄像头腐蚀的情况,看来更换是难免的了。

因为摄像头的布线是隐藏在车的保险杠中的,因此需要拆除车子的保险杠,于是这工程量就大上去了。好在两厢车的保险杠还算好拆,后备箱的工具也够用。

因为同时还有倒车雷达的布线,所以暂时将倒车雷达关闭布线用胶布缠绕起来。为了安全起见防止别人追尾,顺手加上了个告示(有人说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过了几天,在万能的淘宝上拍到的新摄像头到了。考虑到晚上视线不好的缘故,特地买了升级版本带红外的。

为了防止以后类似情况的发生,因此给裸露金属以及接线的部分加注了玻璃胶。

原车的布线由于已经安装好,更换摄像头也就是更换原来的线头,因此干活的过程中就没有记录下来。

接头部分为了加固我采用了焊锡点焊,同时使用防水胶布缠绕的办法。

这是晚上使用红外线摄像头的效果,可以看见外部环境已经丝毫没有任何灯光了,但是倒车摄像头还是很清晰。

至于价格方面,红外摄像头比普通摄像头贵个几十元钱,但对于安全和效果而言还是值得的。

顺便顺手给另外一侧的牌照灯也换成了 LED 的,这样子更耐用一点。稍微有点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就是 LED 晚上牌照灯似乎有点太亮。

总的来讲更换倒车影像摄像头难度并不高,但是需要卸下后保险杠是个脏活累活。下面列下需要用到的材料以及所购买的费用:

- EOF -

那山、那水、那桥

周末回家的行程通常都会排得很满,而这次不会。距离回杭州的火车开车竟然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是,打算去找个地方打发这些时间。然而这是个没有让人有任何惊喜的小城,沿街走过的店面时刻都表明自己的立场 - 想要在这个找个清净的地方实在是太难了。

我熟悉的这里老城区的每个街道以及每个店面,前面就是小城最大的新华书店。我想买本书在候车室看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因为小城人不多,新的火车站又远离原本不大的市区,有时候看来甚至比咖啡吧还安静。

https://friable.rocks/_/2012_11_11/1352647319@320.jpeg

随手挑了本书,结帐付款,收银员很自然的给图书盖上了个戳。瞬间,儿时的记忆涌了上来。记得儿时的有个优越感就是买了本带这样戳的书 - 这印戳自然是能说明是从新华书店买的。想来这原本是防范「书耗子」的措施,但随着时间的沉淀慢慢的这也成了个传统和象征。

在那时候我的眼里,新华书店就是本地购书的权威,自然这枚印戳自然能表达这本书的「正统身份」。那时候用不多的零花钱能在新华书店买本自己喜欢的书是很荣耀的一件事情,这好比姑娘们在杭州大厦买到自己心仪的衣服一样。

书戳上的塔和桥图案分别是小城的文峰塔和南门大桥。我们那年纪的孩子上都有张和它们的留影,好比在杭州的长大孩子们都有张和断桥的合影一样。然而随着物质生活的发展, 这些景点逐渐显得老态,慢慢得被抛弃和遗忘。当年在很多人眼里的那些美丽的桥和山,都变成了小商品市场和夜排挡的聚集地。

在我看来,那大桥以及那山上的塔最美好的应该是清晨的光景。那时候从后山上去,可以避免碰到角落里的小情侣的那种尴尬。同时,赶在那小贩和喧闹来之前可以尽情享受下晨曦带来的美好空气,在这里无论是跑步还是晨读都会是件很享受的事情,而取名「文峰塔」的意义正是由此而来。

遥想当年的人儿是多么的知道满足呀!现在看来不大跃龙山、将军湖、文峰塔以及南门大桥,这在当时就是她们的全部娱乐和风景。我的儿时部分美好的回忆也留在了那里,即便现在将军湖已早被富营养化、文峰塔被装上了探照灯、南门大桥已经被小城越来越多的车子摧残得飘摇欲坠…

传承的记忆无法磨灭,而意义我想也无非就是如此。全都怪这枚不起眼的印戳,才让我想起了那山水。一直屹立在城南的那山、那水、那桥,在以后我们后辈的小城主人的眼里,又会是如何的记忆?

-- eof --

又是个新的开始

时间是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在这里从写第一篇博客开始到现在已经将近五六个年头。回过头来看以前写的文字和现在写的文风已经不太相同,或许这就是时间的力量。

其实我是重度拖延症患者,加上工作繁忙也很难静下心来写博客。导致现在博客恐怕有时会好几个月都会没有更新,因此渐渐得这块人气也就冷落了下来。

给博客改版换皮肤就像是给家里整理一样,总能给老面孔带来新的面颜,而这次我想改变多一些:

  1. 使用新的 Ruhoh 博客系统,要说明的是并不是弃用 Typecho ,而是相比 PHP + MySQL 的传统的在线博客系统,这类博客系统更适合目前我的写作习惯。
  2. 博客的模板更加的简单,正如前面所说我想避免其他花哨的玩意存在。我坚持博客拥有好的内容要比这些东西重要得多。不过还是请你原谅我的慵懒,例如我还没来得及测试过新的模板页在 IE6 下面的表现,如果有时间我会逐步搞定这些的。
  3. 是的正如您所见,我关闭了博客的评论。对于个博客而言这是个「艰难」的决定,但我毕竟迈出这一步。
  4. 发现当使用 Ruhoh 管理所有以前写的博客会容易和有信心得多,因为所有数据都以文件的形式管理。我计划将我以前写的些内容整理下,这对谁都有好处不是么 :^)

总之,庆幸的是五年后我还会继续写博客,同时我也希望我能继续坚持下去,毕竟五年不是小时间而我也已经养成了这个记录文字的习惯了。

-- eof --

所谓的父亲

又一次的我忘记了还有「父亲节」这个节日,那天对于本人而言是平常的一天。对于父亲,他没有得到问候、电话、当然更没有收到我的礼物。

我是个不孝的孩子,从大学至今、从杭州到宁波那短短两百公里不到的距离,每年回家的次数估计寥寥可数,与父亲交心长谈那更是少有的事情。

与父亲交谈是沉闷的,因为主题过于简短和直接。记得有次回家,偶尔和父亲聊起杭城房子问题。

他说从毕业到现在家里没给你支持什么,要不把老家的房子卖了在杭州换套。我随口说了句老家卖这房子的钱,只能在杭州付个首付,您省点心。

见到父亲的沉默,我慌忙安慰。我接着说,你身体安好了我便安心无他求。父亲会心一笑,而后看见父亲笑颜消失…然后换来的是两个人的集体沉默。

曾经,在我眼里的父亲是我的「仇人」。他从来没有陪我踢过球、也从来没有像他人的父亲一样接我上下学,也从来没有以为我考试得到高分夸奖我半句,甚至依稀记得在我青春叛逆期时还和他吵过架甚至动手。

时至今日,我仍然还在埋怨父亲还是那么得不懂得表达情感,他对我的言语还是那么得简单直接,不经过任何的修饰。如果说母爱犹如海水般深沉的话,那么父爱就犹如涓涓细流细润无声。

感谢父亲,感谢他没有强求我去各种补习班,让我所谓的童年、少年有了比别的孩子多一点点的其他回忆。

感谢父亲,感谢他支持我的工作,即便我解释了好久我的工作内容是什么 - 他总是乐呵呵得装作听懂了的样子。

作为位没有任何节假日概念的儿子,我甚至不知道父亲的具体生日,因为他从来没有明确告诉过我。我不孝,其实我很想告诉你我分得清农历和阳历。

或许多年以后,我才会真正明白作为父亲的责任是什么。那时,我会告诉子女我有个所谓怎样的父亲,而他就是你们的老爷。

-- EOF --

没有路灯的街道

周末整理了房间,刚好淘宝上订的躺椅也到了,我将打算它放在了阳台上,这样可以躺在阳台上上网。

今年的气候似乎很怪,往年的这个时候应该是相对高温,而现在在三楼的阳台稍坐会,竟然被风吹着有点瑟瑟得发冷。

在阳台上上网忘了时间,天不觉得天黑了很多,这时候光亮透着阳台叶子照了进来,原来是路灯。

我十分不满的是这条笔直的道路市政为何如此吝啬,几百米见方稀稀拉拉只有几盏昏暗的路灯。乃至女子们压根不敢单独踱过这段并不长的道路,有的也只是小跑。

在阳台上才发现,原本以为昏暗的路灯这光线其实也能照亮很远。透着浓密的树丛,甚至能看到对面小区人家的生活百态。

同样的路灯,它是作为路人见证这条路上发生的一切存在过的。记得那年第一次去了北京,在长安街上我有个幼稚的想法,就是想看看那条街上的路灯是否还安好。

我的父亲告诉过我,道路即便修葺而路灯只要不坏就不会轻易挪动位置。那么那年的那晚,那街上的路灯是否还是照常亮着?照亮着还未归家的人们…

阳台的风越发得大,阳台边的路灯依然照着楼下的行人匆匆前行。

我相信,他们终究会到家的。

-- EOF --

我的照片

嗨!我叫「明城」,八零后、码农、宁波佬,现居杭州。除了这里,同时也欢迎您关注我的 GitHubTwitterInstagram 等。

这个 Blog 原先的名字叫 Gracecode.com 、现在叫 「無標題文檔」 。 要知道作为码农取名是件很难的事情,所以不想在取名这事情上太费心思。

作为八零后,自认为还仅存点点可能不怎么被理解的幽默感,以及对平淡生活的追求和向往。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声明本站所输出的内容以及观点仅代表个人,不代表自己所服务公司或组织的任何立场。

如果您想联系我,可以发我邮件 `echo bWluZ2NoZW5nQGdyYWNlY29kZS5jb20K | base64 -d`

分类

搜索

文章